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.

[四樹] 如果向流星許願

四樹同人/EP16別院場景/是顆苦味的糖
嗨咿、有病的腦補迷妹我本人又來了XDDD
手癢停不下筆,EP17前最後一發!

推薦BGM: Deadhorse - Lovers





在伯牙安排的別院度過的這幾日,是王昭和解樹的生命中難得歲月靜好的時光。
吃飯、睡覺、養傷。在這些之外的日常間隙,存在著他們一起分擔簡單家務的身影、在近處林蔭下散步的足跡,還有在庭院依偎著觀星的模樣。


這天晚飯過後,在沁涼如水的夜色下,解樹沏了一壺茶坐在庭院屋旁的緣廊。
她身旁的王昭也就這樣毫不拘束地躺著,將頭枕在她的腿上。

夜空中的雲層散去後,月光沿著藍絲絨般的夜幕流淌過遠山丘壑,東昇的星子們也將整片大地點滴照亮。
秋夜的涼風徐徐吹來,她的手無意識地輕柔撥弄他的瀏海,望著星空發呆。


「上次一起觀星,也是在夏秋之際呢。」王昭回想起兩年多年前、解樹誕辰日的那個夜晚。
「嗯,我記得,」她若有所思地說,「過去兩年間,皇子您不在宮內的時候,我也還是常常到湖邊那處去看星星。」

「因為要時常溫習那些星座故事?」他笑著打趣,沒有忘記那些能讓她說上一千零一夜的古老神話。

「因為我只要抬頭看著星星、想著我們仰望的仍是同一片夜空,」她露出淺淺的微笑,低下頭看向他,「就比較不會感到那麼寂寞了。」


王昭聞言,便抬起手輕輕撫摸她的面頰。掌心溫度同時帶著撫慰,和些許的歉疚及遺憾。
解樹沒有說話,只是握住了他的那隻手,慢慢地將指頭牢牢扣住他的手指。像是安撫,也像是在說著「一切都沒關係了」,輕緩而溫柔。



「妳有看過會移動的星星嗎?」凝視著伴隨夜深而逐漸明朗璀璨的銀河,王昭開口問道。
「會移動的星星?怎麼忽然說起這個?」

「沒什麼,只是想到我在西京時,有看過這麼一次,」坐起身,他比劃著,「就像這樣從天空墜下一顆顆發亮的星星,如雨般殞落,劃過夜空後又消逝無蹤。」

「當時我就在想,若是也能讓妳看到這樣的美景,該有多好。」他輕聲嘆息,與她十指緊扣的手又握緊了些。


看著王昭認真的神情,解樹失笑。
想像廣闊無邊的天空兩端,站著兩隻小小的人影。看來試圖透過這無盡綿延的夜空傳達深刻思念的人,果然不是只有她。

有了這樣的念頭,就真的再也不覺孤寂了。



「您知道嗎?那些會移動的星星,又叫做流星,」解樹露出慧黠的眼神盯著王昭,「傳說中啊,如果向流星許願,願望就會實現。」

「流星?許願?」第一次聽到這些詞彙的他面帶疑惑,「那要怎麼做?」

她舉起他們一直握著的那雙手,將他的右手包覆在自己的掌中,接著抬頭望向星空,輕輕地合掌。

「在流星劃過天際的瞬間,低頭將心願默念三次,」她閉上眼,「就像這樣。」
說完,她就真的許起願來,彷彿當下真有流星墜落似的。

看著她在月光下專注而虔敬的側臉,王昭產生了一股莫名的衝動,巴不得自己能將全天下的流星都召喚來此,只為讓她的願望全數實現。


「所以,妳許了什麼願?」在她睜眼之後,他提問。

「我希望……」解樹對著夜空呢喃,「在未來的某一天,我們都能重返今日。再次像這樣,無憂無慮地坐在一起看星星。」噙著溫柔的笑,她回望王昭。


那瞬間,她的眼底就這樣投映出了一整座宇宙。
在那裡頭,有流星迷離的蹤影,有銀河萬千的光華,也有他。
他在她眼中,看見了自己的模樣。

王昭頓時感到一陣濕熱湧上眼眶,似乎有點想哭。
因為他意識到,原來被珍惜地擁有在另一個人的夢想中,感覺竟是如此溫暖、如此令人安心。



「那您呢?您會想向流星許下什麼願望?」她反過來好奇地探詢。

凝視著解樹靈動明亮的雙眼,王昭想起在兩年的分離之中,她在宮內,是如何目睹權位的明爭暗鬥、事物的流離變化;而自己在宮外,又是怎樣看盡黔首黎庶的疾苦、家國大道的崩塌。

於是,儘管他清楚看見了她眼眸裡澄淨透明的真心,卻同樣難以遺忘自己在修築王城時所見的景象。蒼生絕望的神態、百姓無助的臉龐,這些都是他無法視而不見的。
因為親眼見證過那些,所以他比誰都明白。
想要換一個世界,就得換一個君王。


「我嘛,」王昭嘴角扯開一個笑容,有點苦澀,解樹卻沒有察覺,「無論是占星或命運,我從不過度相信那些。」

雖然這麼倔強地說著,但他知道自己的願望裡也有她。
只是他並不想許下願望。
因為總覺得,有些話語一旦說出口,往往會成為太過輕率的承諾。

對她曾經的許諾如今還沒辦法實現,他始終惦念著;卻又隨著現實環境的轉變,逐漸感受到無能為力的哀傷如潮水湧上。



「說的也是,反正現在也沒有流星,」解樹打了個哈欠,揉揉眼睛,重新靠回王昭肩頭,「在高麗,我還沒親眼看過流星呢。」

「就像妳說的,如果有一天我們能再次經歷這個當下,」他輕聲說道,「或許就能看見流星,屆時……願望也都能實現了吧。」

坐在星夜中、沐浴在銀河之下,兩人繼續喝著茶、說著無邊際的幻想。
彼此都懷著些許嘆息,又帶著些許希望,任憑宇宙灑落星光,就這樣將他們溫柔豢養。





fin.

-


後記:
一直覺得,當聽見重要他人在談夢想的時候,理所當然地將自己也放進未來的風景裡,是
一件非常暖心的事情~~~

我眼中的四樹也是這樣的,夢想中始終存在彼此的身影。
只是對現在的昭而言,夢想變多、也變得更複雜了。

想從這個故事中,讓他慢慢了解到這點。
昭畢竟長大了呀。




Comments 0